一颗麻辣秃头

Let me into your heart,valentine.

勾引是个极地冷逆贫农
本命是桶
李泽言女孩
TOP!Bruce Dick Tim Damian
敬all红 团&兵 J3佛攻 美苏 叶韩 中露中 AC3HC 相all欧 康all马 邪all瓶
此号只推荐红受和桶受相关
头像是扫把画的(^v^)

记一记最近的墙头。

若说方应看和李泽言有什么不一样,用一个被用烂的词来形容,“邪魅狂狷”大抵是这位侯爷入眼之初给人的第一印象,他也确实喜欢捉弄人,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总裁则多是一副不苟言笑的严肃面孔,在最新的巧夕之约里悠然才见到很少在他身上见到的邪魅模样。但要说业务能力,二者都是一样世故练达、杀伐果断,皆可“谈笑翻湖海”。可儿女情长起来却也毫不逊色,“持杯劝星辰”——骨子里都是温柔到底、有趣至极的人,眉眼言语间藏不住的是对你的千般宠、万般爱。
豪门的家世和显赫的出身是一样的配方,也都会被不了解的人贴上“霸道总裁”的标签,但此二人绝非大众眼里的霸道总裁,而是打破了刻板印象的独特角色。
一同食用,风味更佳。

【DamiJay】所以男朋友不可以比自己小吗?

Pairing:Damian Wayne/Jason Todd


Notes:狗血下品OOC无极限;片段灭文;设定是一个青春期的米和一个骚浪贱的基佬桶();微量Bru←Jay注意❗;祝桶桶生日快乐!🌠🌠


Summary:以达米安的经验来看,这篇文章应该更名为《恐同皆深柜》才对。






***






        平心而论,这家两层楼的老餐厅氛围难得一见:老板似乎是故意要布置成和某个南部小镇里的高级餐厅一样俗气而怀旧的风格,每张桌子中间都摆了一支小小的香薰蜡烛,提琴手们都已就位,甚至还有个发型酷似凯丽金的家伙抱着萨克斯演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流行乐。总之达米安绝对不会想到跟陶德一同离开韦恩庄园后还能吃到鲟鱼卵。


        如果杰森陶德不是个货真价实的基佬的话。


        如果货真价实的基佬杰森陶德没有正在跟年龄大得能当他继父的老男人谈情说爱的话。


        这本该是顿不错的晚餐。


        浸泡在大城市的生活节奏和最先进的科技里的现代人大多思维简单,脑子里要么只有钱要么只有色,或者再聪明点儿,除了财富外的都是肉欲。


        陶德八成是再聪明点儿的那个。要知道少妻一般是看上了老夫的银行卡,而达米安就算眼睛和耳朵都被陶德紧紧捂住也能想象出他此刻望着对面和自己父亲一样高大又英俊的男人时眼波的柔情似水。


        杰森的掌心很干燥,温热的指腹微微按在达米安的眼皮上。似乎感触到达米安的眼球不由自主地滚动着,他手下的力度放得更轻了。


        达米安突然记起那个扛着火箭筒也毫不费力的肌肉佬红头罩。有点恶,但不像假的。


        “这是我弟,还没成年。”


        所以父亲让他来照顾我是想让我学到什么?如何泡到老男人吗?达米安最终没把这句吐槽当场说出来,算是给自己的二哥留了点面子。


        然而一直以来,达米安都以为每件紧身衣都有特意勾勒出臀部轮廓的格雷森才是最先出柜的那个人。或者德雷克、提姆德雷克,整天和克隆超人黏成一团的红罗宾。他也有与之保持距离——原籍中东的罗宾并不信教,但作为一个直男,和同性亲密接触终归是令人不太舒服的。


        但是很显然,达米安完全没有想到陶德会是基佬,也完全没有想到父亲会在潘尼沃斯回英国的时候喊来陶德照顾自己。更诡异的是,陶德居然没有拒绝。所以无论如何,达米安都得接受这个事实。


        “你好,”达米安尽力去模仿布鲁德海文市最底层的年轻小片警才拥有的轻快而友好的语气,同时凭印象朝着红头罩的Sugar Daddy所在的方向伸出手,“我很直。”






***






       “很抱歉,杰。你知道我是爱你的,但我不能接受我的伴侣还带着一个孩子!”杰森似乎忘记自己开了免提,而安全屋里的隔音效果并不好。


        黄油在煎锅里融化时嗞嗞作响,而杰森无力的辩解听起来则没有那么愉悦:“他真的是我弟弟,只不过暂时借住在我这儿!我们甚至没有血缘关系!”


        随后传来的是一阵令人绝望的忙音,而冷酷无情的刺客大师看着自己吃瘪的兄弟居然笑出了声。


        “赶紧吃了去看书!”杰森有些刻意地用力地把盛了吐司煎蛋的盘子往餐桌上一搁,眉宇间满是不耐。“这可都是拜你所赐,恶魔崽子。”


        达米安自知理亏,低头扒了几口沙拉,又不动声色地抬起头环视了一圈杰森的厨房:没有他在格雷森的出租屋那儿见到的多到堆在地板让人下不去脚的外卖盒,也不像只有两个韦恩在家时被炸得漆黑一片的灶台。他的二哥很幸运地只继承了蝙蝠侠的武艺而没有厨艺。


        杰森没再说话,靠在流理台的边沿盯着空气中不存在的某个点发呆,连达米安把他做的东西吃了个精光都没发现。


        “>TT<”


        “……你系着围裙的样子还真像个老妈子。”


        杰森回过神来,有些愣愣地望了望达米安走进厨房收拾碗碟的背影,连对方习惯性的揶揄都没注意。


        小孩儿个头都到我胸口了啊。


        有风穿堂而过,拂经两人的发顶又吹动了窄窄的窗框上挤挤挨挨摆着的那一排绿植。它们轻悄悄地摆了摆叶子,似乎在透露主人的生活情趣。


        也就看个《Leon》都会哭的程度吧。






***






        截至今晚达米安和杰森已经和平共处了四十三个小时,并不是说他们的关系有多么融洽,而应该归功于工作日里达米安为了上学早睡早起刚好和昼伏夜出的红头罩错开的作息。


        “去洗吧,小鬼。”


        “再等等。”


        达米安下意识地回头去应,谁承想目光却和刚从浴室里出来的杰森撞了个正着。


        “操你的陶德!至少给我把衣服穿好!”


        他猛地转过身子,试图隐藏自己迅速升温的双颊。该死的,好像把脖子扭到了。


        “注意语言,罗宾。我可不希望你在红头罩那儿除了粗口没学到别的。”杰森压着嗓子学蝙蝠侠,却并不是真的在批评。


        他毫不理会对方强硬的命令,径直朝着书桌走去,最后甚至一屁股坐了上去,任凭水珠顺着小腿和脚踝滴到瓷砖上敲出声响。


        “不至于吧?别跟个妞儿似的这么大惊小怪啊,没见过男人吗?”杰森擦着头发,瞥见达米安带着婴儿肥的红彤彤的脸蛋儿,略感怪异地说。


        “当然见过!可你是基佬!”男孩儿恶狠狠地表达着厌恶。只要稍稍歪过脑袋,他的嘴巴就会蹭到杰森光裸的腰腹。这个状况使达米安愈发窘迫了。


        “我是啊。可你不是,不是吗?要知道你还得跟我在一起同居一个月,到时候撞见我打飞机是不是要哭啊鸟宝宝?”杰森坏笑着伸出一只手捏住达米安脸上的软肉,还嫌不够似的恶劣地掐出两道指甲印来。


        永远不要和一个货真价实的基佬聊骚,会输得很惨的。


        意料之外的是达米安过激的反应:杰森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一把推下桌子,十分狼狈地跌坐在地上。


        “所以这就是你的真实目的哈?让我陪你再洗一遍澡?”杰森故意扯下浴巾,大喇喇地站在梗着脖子一言不发的达米安跟前。


        他真的有些生气了。


        而他的肺部填满了沐浴露的香气。






***






        这是他们一起度过的第二个周末, 也是杰森没有性生活的第二个周末。


        “振作点,陶德。没必要像个失足少女一样。只是被甩了而已。”


        “一边歇着去,恶魔崽子。说的好像你有被人送过情书一样。”杰森选择继续像条死鱼一样瘫在沙发上,同时拆开了第三包家庭装薯片。


        “哼,情书而已。你未免太小看我了。”达米安不容分说地抓过薯片,“少吃点垃圾食品。”


        这一次杰森拿正眼瞧他了。客观来讲,达米安这话没有说错。如果你正在拜访韦恩庄园的话,就可以发现墙壁上挂画里的两位十六岁韦恩的英俊的眉眼没什么区别,气质各有千秋罢了。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是一样的可恶。


        “那又怎样?没有人爱我,我是个患了产前抑郁症的孕妇。”


        “嘿,你可是杰森陶德aka红头罩!到健身房里泡两天,再披上你的战袍,下到gay吧的舞池里去,你就能闪耀全场!”达米安发誓他没在嘲讽。


       “你越来越唠叨了,简直跟大蓝鸟一个蠢样。第一,我不想当个不负责任的家长,把还未成年的孩子丢在家里跑出去开房,或者让孩子一边写作业一边听着自己与炮友的呻吟!第二,你以为器大还活好的老男人是随随便便上街就能找到的吗?!”杰森有点后悔发这么大火了:大吼大叫缺乏耐心也是失职的表现之一。而达米安并无恶意,他只是想弥补什么。


        “器大还活好的年轻人不行吗?”达米安这回似乎是彻底收敛了少爷脾气,仍然维持着好心性。


        “因为我从小到大的性幻想对象一直都是你爹。”杰森还在为刚刚的行为自责,脑筋一时没转过弯儿来。


        达米安从沙发后绕到杰森跟前,森绿的眸子直勾勾地逼视着对方。他捏着杰森的肩膀用力扳过青年的身子,一字一顿地发问道:“我不行吗?”


        杰森的喉结颤了颤。


        他听见了彼此心脏的搏动。


        “会用套吗?”






***






        就连达米安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是从哪一刻开始怀疑自己喜欢上杰森的。


        也许是在写作业时刚洗完澡的杰森嬉皮笑脸地把氤氲的水汽扑在自己后颈的那一刻。


        也许是每天晚上系着围裙的杰森在煤气炉前为自己躬着身子煎蛋的那一刻。


        或者更早,当杰森用手轻柔地覆住自己的眼睛时,他就已经注定要爱慕一个同性了。


        其实达米安最开始怀疑的是自己原本坚定且笔直的性向。


        但是在学校和乔一起上厕所的时候他仔细观察过,自己并不是随随便便对着哪个男人都会有反应的。






***






        “陶德,我需要一个人生商谈。”


        “我承认我是个基佬,但和自己名义上的弟弟搞在一起依然有够恶心。”


        “而我依然是个直男。所以,不接个吻吗?”






***
FT
不要脸地夸夸我自己,这次一整篇都是今天内完成的!!!在死线的边缘试探,下次还敢!!!
米桶真是光脑补画面都会甜到我不停傻笑的一对儿,也是我的桶受TOP3之一💗💗💗米米是最好的年下小男孩儿!!!许愿新的一年会有更多粮吃💫!!!!!
去年搞的BruJay,今年则是DamiJay,明年是不是就是父子一起睡的韦恩桶了呢(。并不)
桶桶要相信妈妈永远爱你哦💁💁💁

【RoyJay】爱或死

Pairing:Roy Harper/Jason Todd

Notes:24K纯糖;谨以此献给我的眠🙇 (虽然我知道她更喜欢R18G) @Mian.psd

Summary:这大概是罗伊在任务结束后立刻就给昏昏沉沉的杰森来次手活的一百个清晨中唯一没有被踹下床的一个。


        壕沟里堆满了被遗弃的李恩菲尔德和空弹夹,时不时有碎掉的玻璃碴落地又跃起,锐利地划破空气的同时瞄准的是他们的鼻梁和眼睛。

        红头罩和军火库在战场上。

        “我们终于死了吗?”

        杰森当然会怀疑发生战争在哥谭市的真实性。事实上,他完全不相信这样过于吊诡的真相以至于找不到除了死亡以外的任何解释。

        “你在说什么?小杰鸟?”

        他不置可否地看着罗伊的两瓣脏兮兮的嘴唇随了视线的飘忽逐渐模糊。轰炸机投下来的火力集中成铺天盖地的一堵墙,又或者罗伊和自己一样只剩下嗫嚅的气力。于是杰森再不开口了,算是默许了罗伊于连片的枪声中跪在他两腿间的荒诞行径。

        他们都披着长至脚踝的大衣,原本的军绿色被血污或者其他什么呕吐物糊弄成灰不溜秋的棕色。瞎了一只眼的逃兵的脑子里仅有的概念是故乡的安稳,而罗伊、他的肢体健全的罗伊的脑子里似乎只剩下性。杰森在罗伊动手动脚的试探中缓慢地从远古那样一片混沌的麻木中回复官能。他开始发觉自己的大腿内侧生长了溃烂的疤痕。

        罗伊已经解开了他的束着腰的皮带,甚至扒拉下皮裤以露出他的器官。杰森注意到对方小心翼翼地绕过了腿根处的那块皮肤,于是对自己受伤也即将死的事实更加确凿无疑。

        他的手被芝加哥打字机压在泥土里,无法挪动半分。于是杰森索性像个已经被麻醉但意识还清明的病号横亘在冲天的火光与硝烟里,安定且玩味地观看罗伊对着他的老二又推又挤的滑稽模样。而那根疲软的家伙并不赏脸。

        多讽刺,我也是个逃兵。

        令杰森微微有些诧异的是,他并没有在罗伊脸上寻到那种宿醉后的垂头丧气。不知怎的,对方甚至摸出来了一只盛满黑漆漆的浓茶的杯子,神神叨叨念念有词的样子仿佛在扮演巫师。

        杰森砸吧几口,仍大着舌头,本以为牙齿磕在搪瓷的边沿上会发出叮叮哐哐的声响,实际上感触到的却是柔滑的肉质。

        或者他没死,他只是身处梦境——死亡以外的、生的气息。

        因为那只杯子在吻他,而你不能要求梦里的东西合乎逻辑。

        有团湿漉漉的茶水直往杰森的嗓子眼里钻,于是他并不迟疑地回吻过去。

        结束这一切的是顺着坡滚下来的某一颗或某几颗榴弹,它们并未在撞击地面的刹那裂开,而是在杰森的脑子里完成做功。

        他醒了。

        罗伊没能在杰森醒过来之前钻进被子里。他用纸巾像擦水一样擦拭手上的体液,选择装傻,傻愣愣地对上杰森迷蒙的湖绿色眼睛,试图以此逃脱挨揍的命运。

        “我们是死了吗?”

        “不,你很好。我们很好。”

        “没死就好。”

        杰森歪着脑袋咕哝一声,又睡着了。


————
FT
肉伊哥哥大概是桶所有相方中唯一一个只有comfort没有hurt的吧😢RoyJay也是我心中的桶受TOP3之一——互相救赎的落水者💫然鹅入桶坑这么久却没产过!失格了!他俩永远是我的甜水溏心蛋!
半年没写东西手生得厉害,拾掇拾掇准备桶生贺了

月底了,爬上来混个更
去陶艺店捏吧的小杯子烧好了XDDD毫无艺术天赋糊了个哥谭夜幕里的红枣精
P2是 @Doctor Yi 扫把老师给我画滴头像,已经安排上了(〃ω〃)

听说桶桶的生日快到了

*授权转载
还以为赶不上了,还好有柠总的大力支持 @柠檬茶树菇
在粮食供给不足的年代(),让我们感恩JJMK太太的不懈产出!→原链

P1-2这个泡池子的桶太美了,迅速设成桌面,并再一次回味了《红头罩之下》BruJay的酸爽🙊
P3被献祭的小杰鸟们和被囚禁的桶,啊,此处应有本子x
P4小孩子才选来选去,总裁米和少主米我全都要!
P5-9是蝙蝠家四少+三少奶奶!哥的制服太显身材了,本女友粉疯狂舔屏💏
P10由于tag数不够了就没有打老黑和钟叔的个人tag,是黑桶和钟桶3P!和蝙蝠爸爸相比真的是你桶的两个糖爹🙈

暑假来了!小概()会重操旧业复健写文,也希望有更多太太的桶吸🙇!

这个月的份终于也赶上了
55555555555我永远喜欢JJMK!!!!!!!每次完成度都超级高不说产出量还特别
大,关键是,对桶受倾情表白,我哇哇大哭,桶受的太太就是这样,哪怕上一个爬走了了也会有下一个爬来,千秋万代绵延不绝(不是)
P1是《Under The Red Hood》的衍生,JW不愧是亲爹,他的桶永远都那么执拗又美丽
P2是有小雀斑的米米,妈妈疯狂亲亲!
P3-4一个遭到嘲笑的墨西哥玉米片风味的桶,是小帅哥!
P5-8都是黏黏糊糊的哥桶,布鲁斯看来也是深受其害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P9-10也是我想要说的,我永远喜欢桶受————————

她的汤❤

说好的粮来啦!
这次安利一位新的太太😄虽然是樱花太太但是沟通起来很顺利!太太主推是dickjay,本次搬运的大多是也都是夜翼哥和罗宾桶的互动,虽然是很柔软的画风却营造了令人心空(社保)的氛围……😌(是不是暴露了性癖x)

P1是【BruJay】,之前好像也有太太拿这个当头像来着w
P2-7全部是【DickJay】,哥最苏了55555555
P8-10是桶单人,有神父桶,有小小泰坦桶(是动图!),还有我头像这个抱着本体的桶!

midori太太的汤❤

谢谢 @装着阿西的匣子 太太的手作❤❤❤!!!全家桶同框的野望终于达成😎😎😎!!!如果有肉伊哥哥会更美妙(哇哇大哭——
猪蹄就不放上手照了,没想到这么久都没怎么更新还能收到天使的爱意()是我不配做桶桶博主😢😢😢但是过几天应该会搬图!
我永远喜欢桶!!!!!
给骑士桶套个珠光宝气的金链子(不是)

美好的周末需要美味的粮!我永远喜欢JJMK太太!!!!!!!!!每张图的完成度都超高!!!!!!
P1我们先来点刀XD
P2-3是帅帅的桶和苏苏的哥!!!!
P4新法外!!!!!如何才能看到你桶和阿忒姐姐的娃?阿妈在线等挺急的()
P5-7不同年龄差的cp有不同相处模式23333分别是年下的米米和桶、比桶小情侣的温馨日常与年上的老黑和桶!
P8-10是哥桶专场!!!!!!坏坏的桶!!!!!刀剑无眼手下留情!!!!! 你们可以到床上再动真格

太太的汤!

由于某不可描述的原因微博大号“-GOINGs-”已被ban,还愿意fo的朋友可以看“一颗麻辣秃头”(与本博同名)这个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