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麻辣秃头

Let me into your heart,valentine.

北极冷逆自耕农 筋肉强受爱好者
勾引是个人|团兵(团)|敬all红|BruallJay|佛攻

【授权转载】Jason Todd&BruJay
我超喜欢这几个杰鸟,哇哇大哭。
P3推文:who's been a good boy?
P4推文:little red(riding) hood
karen太太是蝙蝠家杂食,有洁癖的姑娘注意避雷,这边只分享了一些桶相关。
twitter:karen (@maple_DC)

【授权转载】Jason Todd&BatFamily
来自家人们的吻💗
P4推文:that feel when you get replaced
karen太太是蝙蝠家杂食,有洁癖的姑娘注意避雷,这边只分享了一些桶相关。
twitter:karen (@maple_DC)

和桶受群里的太太 @翡翠川 开了脑洞,就非常需要印度风情的桶和damijay了💗💗💗希望有太太愿意认领脑洞然后投喂🙏🙏🙏放了几张巴霍巴利王的截图可供参考XD

【KnightsKillers】【授权转载】半咸鱼的废人看到这两张美少女们简直是垂死病中惊坐起,仿佛找回初恋的感觉,为三年级骑士(处男)杀手的姐姐们疯狂打尻!!!!!已带走红郎姐姐~💗 💗 💗
twitter:坂倉 (@skkr_sun)

【BruJay】静夜

————
食用说明
*时间线超混乱
*欧欧西小言风味(误)
*蹬了个破三轮(可搭配Fifty Shades of Grey原声大碟配合食用x)

————
        在红头罩绑着小丑重返哥谭并又一次消失于爆炸产生的硝烟之中后,蝙蝠侠已经很久没有找过他的茬了。当然,Jason在这点上也出奇地以曾经的罗宾的默契与蝙蝠侠保持了一致——自那以后他常常抽出与Roy和Kori的外星旅行以外的空隙在他家乡的安全屋落脚,偶尔也会骑着那台二手摩托在Wayne大宅只剩老管家一人时前去以洗盘子作为报酬换得品尝享誉罗宾的甜饼干的机会,但绝不会让他俩撞见的事件有机可乘。

         Jason从一个已经丧失行动能力的混混的腰上抽出那把随身的灵刀,耳畔蓦地又响起Alfred的叹息:“Jason少爷……您可以不用特地选这样的时间来拜访。您知道您对老爷意味着什么……您知道他想念您。”

        “不,Alfred,他不会的,他们不会的。我不属于这儿。”不论旁人多么清楚最真实的境况,那些一次次交付爱与信任又被狠狠践踏在地的过往让他永远沉沦在无止境的自我怀疑里。

        是花花公子在镁光灯下的矜持?还是蝙蝠侠藏身于黑暗的忍耐?又或者更深一点,Bruce·Wayne永远还只是那个当初在小巷里目睹父母在劫匪的枪口前倒下却无能为力的孩子?不论是哪种情况,他都无法给予Jason他最想要的东西。

        男孩甩了甩被溅上血的枪管,想起自己比现任罗宾Damian·Wayne更小的时候。他曾在从挥着棍子前来催债的药头手下保护妈妈不被拳脚打到后咬着一截绷带为自己包扎创口的深夜幻想过蝙蝠侠从亮起蝙蝠灯的天幕中带着神奇小子徐徐降世的情景,又很快地在从还不省人事的妈妈怀中(也只有在不省人事的情况下她才乐于与自己怕冷的年幼的儿子分享一些体温)钻出来做早饭的清晨将类似“别傻了,犯罪巷可是个肮脏到蝙蝠侠都不愿意来当义警的地方。”的念头甩在脑后。

        不过谁知道呢,在妈妈也因嗑药过量而去世的那些流落街头的日子里,Jason真的在犯罪巷里遇到了蝙蝠侠。当然现在的男孩很难评价这场戏剧性的邂逅到底是一次救赎还是将他带向更黑暗的地狱的灾难。他自己也成了一个罗宾,与蝙蝠侠和老管家一同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日子。然后他死了,死在了举着撬棍哈哈大笑的小丑手上。

         Jason平静地回忆着尘埃飞扬的死亡,随之而来的是用手指抠开棺材盖儿的带了土腥味的复活。他觉得自己差点碎掉的那几根肋骨又痛了起来。好在从大种性那里学到的情绪管理让他很快又将怒火和仇恨压了下去。这些技巧让他在面对夜翼不经意提起一张没有他的全家福时也能按捺住隐痛说些俏皮话给双方都建级台阶下。

        仿佛只有在面对那个人时,他所有的强硬的伪装都会在刹那间倾颓,变成一堆无用的破烂,露出面具下丑陋的可怖的伤疤。

        藏在头罩下的脸自嘲地弯了弯唇角,然后一个晃神让最后一颗子弹从本该打到肩膀的地方向下偏移了几寸。Jason愣了一会儿,随即耸耸肩膀——跟这些被判死刑都不足为过的杀人犯们讲人权才是真正的可笑。

        男孩跨过地上那些东倒西歪失去知觉的身体继续朝附近的安全屋进发,发觉刚刚结束的巷战的最后战场已经转移到那条自己生活了十几年还在那儿撬掉了蝙蝠车轮胎的犯罪巷附近。

        然后他看到了拐角处的那道黑影,好像是恭候多时了在等他一样。

        Jason不确定那到底是谁,或者说那到底是什么——反正总不会是他的直觉里的那个答案。而他更不清楚这个来路不明的影子到底在那儿待了多久,甚至可能已经把他的失态全都看了去。于是他决定先发制人,用蝙蝠侠教予他的一切计算好弧度与力量,将那把空了膛的枪直直掷了过去。

        金属相互碰撞的声音清脆得让人身心愉悦得就要哼起歌来,然后Jason瞪大眼睛看着那把可怜的枪遭遇了和他在很久很久以前相同的命运——就像他挥出拳砸在男人的凯夫拉铠甲上一样软绵绵。随即那把枪也很快到了男人的手上,和对方像拎只流浪猫那样扯着男孩红色套头衫的衣领拎起他的结果毫无分别。

        现在Jason能感觉到自己的耳根子传来烫人的热度,只要有人看到便会发现他的脸红得像个被偷看了写满暗恋对象信息的日记本的青春期女学生,已经与外面那层头罩的颜色没什么两样。他羞赧地低吼了一声,同样生出一种缴械投降的冲动——与他当年手一松将撬棍落在地上然后跟着蝙蝠侠回了家的心志如出一辙。

        这到底是什么该死的普罗米修斯的轮回?Jason抬起手抚上心口,觉得那附近新长好的肉粉色的伤疤很快又要被揭开了。而一股子未名的悸动此时比疼痛更甚,突突跳动的鼓膜上很快就只剩下自己粗重沉浊的一抽一抽的吸气声。

        “Jason……”蝙蝠侠率先打破两人间令人窒息的沉默,希望能把局面引往好的方向。

        “哈!没错,我杀了人,这才是我真正想做的。所以你又要站在道德高地上对我进行审判吗?”男孩自己都被过激的反应吓了一跳,可他冷笑着,止不住那些伤人又令他事后后悔的话语一个个从嘴里往外蹦的趋势。那些恶棍能从他的手上捡回一条狗命的唯一原因是他不想给自己招惹来蝙蝠侠,而不意味着他认可了他的所谓原则。

        Bruce是在老管家的再三请求下才下定决心要来看看他的孩子。一直以来他就像只鸵鸟一样把那该死的漂亮脸蛋埋进过去逃避现实,对亟待修复的关系视而不见。

        “我……我很在乎他,却深深地伤害了他。我不确定他是否还愿意再见到我。”Bruce看着监控画面上男孩跨在摩托上绝尘而去的背影低语。只有在面对Alfred的时候他才能完全地表达真实想法,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儿子那样向自己慈爱的父亲忏悔。

        “我们都清楚这点,Bruce老爷,您爱他。”管家仍尽职尽责地把他的背直得笔挺,却换上了一种罕见的严厉腔调,“但是恕我直言,如果这种佯装好心的善意就是您选择不去面对的借口,那还不如一个直截了当的拥抱来得有效。”

         “不,这不是我来的目的。”他握着拳往前迈了一步想要靠近,只收获男孩像被踩了尾巴的猫那样受惊地抖了一下的结果。

        “哦?所以是你的哪一只小知更鸟又死掉了?希望我能再去一趟埃塞俄比亚?没问题啊,只要能把机票食宿什么的一起报销。”男孩的声音凝成一条细长的颤颤巍巍的线,即使在头罩之下也掩盖不住其间的虚弱。

        “Jason!”Bruce有些头疼,这位养子在某些方面确实也将自己身上一些不好的毛病一并继承了去——比如现在这种不断逃避不断拒绝的一意孤行,再加上用于伪装的暴躁和歇斯底里——真是有够让人喝一壶的。

        不知何时男孩已经一把扯下头罩把他扔在一旁,因愤怒和悲伤而泛着涔涔冷汗的苍白的面颊上布满泪痕。他目光灼灼地与威严的男人对视,仿佛有着再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人的绝地反击的勇气。

        他们本该一直对峙下去,然后肯定有个人因不堪忍受而拂袖离去。再不济也得打一架,总该是不欢而散的结局。

        而像刚刚那样,Bruce踏着坚定的步子走向自己然后伸出双臂将他们的胸膛紧紧贴在一起、蝙蝠侠巨大的属于黑夜的斗篷也笼了上来把两人裹成一体的情况?Jason从来没有考虑过它发生的可能性。

        可它确实成真了,是他复活后从无数个充斥着小丑那张狂笑的扭曲的脸的噩梦里惊醒后渴望过的东西。

        黑暗骑士的斗篷传来令人融化的暖意,上面熟悉的味道也让Jason想起那些年少时一起夜巡的夜晚——当他的只套了绿鳞小短裤的两条腿被哥谭的夜冻得瑟瑟发抖时,他便会钻进Bruce的斗篷底下,然后在罪犯出现时从里边跳出来给人一记出其不意的回旋踢。

        蝙蝠洞里被他选择性无视的死去的罗宾的衣冠冢闪烁着飘忽不定的光出现在像个局外人一般的男孩的脑海中,在他结束一声餮足的喟叹后又令他倏地清醒:“你……不,你们……你们纪念的只是那个死去的男孩罢了。他永远不会回来了。”

        Jason猛地挣扎起来,却被男人健壮的手臂箍得更紧。蝙蝠侠甚至分出一只宽厚的手掌以柔和却不容抗拒的力度托起男孩的下颌,并用指腹一一拭去上面的泪水。

        这可真是有些过分了,男孩想着。那双湖绿色的眼睛湿润清亮得像两块浸在水底的翡翠,望着Bruce杵在空气中的甚至还长出了短短胡茬的半张脸一眨不眨。

        男人的呼吸无意间刮擦过他的耳廓,像那位希腊国王悬在达摩克利斯天灵盖上的利剑般危险,同时令人神往和着迷。

        他在这一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那些不安的辗转难眠的夜晚他所希冀的除了拥抱之外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他好像又不那么明白,他只是想把他的手也覆上男人的脸罢了。

        于是他照着他的想法那样做了,然后他吻上他。

        Bruce·Wayne在被Jason柔软的唇瓣笨拙地拂过下巴后很明显地滞住了,男孩对自己的小把戏产生的效果很满意:拜托,那可是久经情场的哥谭王子!他的微笑像背上长着白色羽翼的小天使的一样甜而美,让人产生一种面前站着的不是一个青年而是一个尚未进入青春期的孩子的错觉。可他故意带着喘息朝男人咬耳朵的侧脸又实在像极那条伊甸园里吐着信子引诱人类种下罪恶的妖艳的毒蛇。

        “操我……Bruce……操我……”男孩几乎是在恳请。

        “……停下,Jason,你会酿成大错的。”

        男孩确实有着亡命徒的勇气,他甚至撒娇般地抬起大腿蹭了蹭男人的胯呢。











————
FT
期末前最后一篇(再不沉迷学习就死了x),最近考试周没有什么粮食吃简直要饿死了,于是重温了红头罩之下和阿卡姆骑士然后又打了一满管鸡血来自割腿肉()有几段真是我自己都要笑出声,对试图扮猪吃老虎结果假戏真做变成真猪的二桶只有一个忠告:没事不要瞎jb撩😂!不管怎么说brujay真是太好了,桶受辣到不行,我爱他们!

这边也放一下,是悠悠小天使 @零月秋茗 的印象绘!如果真长这么可爱就好了XDD

【BruJay】Be The Cure

————
食用说明
*一个鸡血产物的小片段
*Bruce·语言上的矮子·行动上的巨人·Wayne
*第一次产出桶相关努力不欧欧西()



————
        黑暗骑士矗立在楼宇的边沿与哥谭的夜色融为一体,由远及近的晚风卷起他的披风猎猎作响。站在他身侧的是红头罩,那个曾经举着AK47让一干毒枭俯首称臣的红头罩。而现在,代表哥谭正义的蝙蝠侠和一个大众所定义的恶人正和平相处而不是扭打作一团,这场景着实有些诡异。

        蝙蝠侠倒是很少在乎别人的言论,也可以说他基本没那种细腻的神经去照顾别人的感受。被路灯光线代替月色的凌晨蒸腾出的露水黏在面具下裸露于空气中的半张脸上,比平日里没有男孩在旁的那些更冷冽更潮湿些。而旁处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摩擦衣料的响动让他下意识回头扫了一眼,又一眼。

        “……”

        “……”

         Jason这会儿放下了将衣领紧紧拢在一起的那只手,只想找条地缝逃离令人窒息的现场。唯一幸运的是,他想,还好戴着头罩老头子看不见自己的脸。

        是的,Jason·Peter·Todd怕冷,不知道是否和十四五岁那会儿整晚整晚穿着罗宾光裸到大腿根的绿鳞小短裤踢罪犯们的屁股有关,抑或更小一点的时候为了躲避醉酒父亲的殴打而蜷缩在铁架子床下最深处的冰冷的瓷砖地上过夜应负的责任更多。但红头罩是不应该怕冷的。

        一记细小的喷嚏在Jason的努力控制下本该不被察觉,万籁俱寂的夜晚却让它此时听起来格外清脆和敞亮。

        蝙蝠侠于是又转过身来看他,并且将目光钉在他的头罩上一直逼着对方在并非刻意的低气压下率先开了口:“好了!你赢了!我着凉了!别再盯着我看了!”

        “……”Bruce发誓他想说的是“任务结束后你可以回庄园喝杯Alfred新采购的红茶”或者发出一个类似“你最好来杯热牛奶和几块老管家的小甜饼”的邀请,只可惜目前还没有一种蝙蝠牌的翻译机为沉默做口译。

        于是理所当然的,他听到的不是“小孩子才需要睡前牛奶”的欢快的揶揄,而是男孩保持距离的自嘲:“放心吧,任务一结束我就会去跟Roy和Kori碰头,半秒也不在你的哥谭多留。”

        那些自Bruce无法从高举撬棍的小丑手中救下他的罗宾后噩梦般的混沌已经远去,连同那些红头罩重返哥谭的疯狂的争吵、肢体的碰撞也一起沉淀许久。但它们永远停在男孩一闭眼就能看到的地方,历历在目一如往昔。

        Jason明白一些事情,Bruce可能诚心认为他的死亡才是蝙蝠侠最大的失败,不过谁知道呢,真相往往是他这个早夭的罗宾就是蝙蝠侠最大的失败,不抱有可笑的幻想才能最大程度地保护自己,一只刺猬是不配靠近他人取暖的。

        Bruce最后看了一眼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男孩,觉得该是行动的时候了。他用上蝙蝠侠低沉沙哑的声线唤他的名字示意:“Jason。”

        “嗯……嗯?!”

         红头罩从来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死法,因为一声蝙蝠侠的叫唤就被吓得愚蠢而意外地从楼房顶上掉下去。Jason调整着姿势掏出腰间的钩锁,发现它的弹簧在经历了军火库又一次善意却失败的实验后抱歉地卡住了。他估摸着坠楼时的高度,觉得去不掉半条命也该摔成自己刚复活时毫无意识的程度。这是件好事,Jason的脑海重新冒出些荒唐的念头,也许Bruce会对自己连一件夜巡中的小小任务都做不好而失望并永远不再联络一个缺胳膊断腿的残废。

        坚硬的触感是他早有准备的,但那不来自地面,而是源于混着属于哥谭王子的古龙水香味的蝙蝠侠的凯夫拉装甲。Bruce一只手拉着钩锁,另一只手绕过他的腰一把勒进绑在大腿上的枪带,阻止了他的进一步下坠。

        直到他俩重回地面蝙蝠侠似乎都没有把手从红头罩的腿上移开的意思。Jason愣了好一会儿,然后猛地回过神来,拧着身子想挣脱男人牢靠的怀抱。

        显而易见的,他失败了。与此同时头罩与后颈贴合处的开关也被啪地一声按下:“你他妈在干什么!放开我!”Bruce的下巴就悬在他的脑袋正上方,Jason弓着背绷住呼吸,几乎都要尖叫了。

        男孩的脸裎露在男人直白的眼光下,汗水贴着他额前的碎发滑落,两颊上涌动的潮红伴随胸膛的剧烈起伏直烧到光洁的颈项。而病态的令人小腿发软的一阵阵颤抖则是高空坠落的惊魂未定、不太清醒的神智和两人过近的距离共同导致的。

        “你发烧了。”

         Jason简直想朝老头子翻个白眼。

        “跟我回去。”

         他怀疑Bruce是故意咬着牙把每个词儿轻轻吹进他耳朵里的。



————
FT
他们太好了我已经死了需要更多粮食。

【授权转载】这位韩国太太的图超好看还超高产!!!每次修仙到深夜刷刷推就发现啊太太又产粮了XD虽然完全看不懂也很开心!被老蝙蝠看一眼都炸毛的桶可爱到不行啊我已经疯掉了BruJay怎么能这么好呜呜呜呜呜呜勾枪带好社情呜呜呜呜呜呜需要更多粮食!!!DamiJay太太也有画!不过相对少一些
Twitter:@DDRAW__LIFE_99

【敬红】There For You

儿童节快乐♡
————
食用说明
*灵感自阿澍小姐姐
*年龄操作
*是小甜饼

————
      “鬼龙,衣服做好了直接去练习室。”莲巳敬人熟门熟路地推开了空手部道场的门,视线还未从手上的文件抽离。

        意料之外的是在他回转过身子后都没有收到同于以往的应答与问候,连一声短促的带着倦意的“嗯。”都没有。

        这可有些不对劲了。

      “鬼龙?”莲巳敬人又转回来环顾四周那些训练用的软垫,最终将目光汇聚于空旷的道场里仅剩的一堆体积过大的衣物上。

        一颗毛毛躁躁的脑袋从它们之中拱出,满怀敌意的绿色眼睛在上挑的眉下回望过来,让莲巳敬人毫不怀疑这个有着和鬼龙红郎一样五官一样四肢只是等比例缩小的孩子会因自己的靠近像野猫般弓着背扑上来。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连记忆都少了好几年的份。

        男孩扯了扯快要从肩上滑落的空手道训练服的一边——加大的尺寸套在一米五都可能还差的身体上像只大号麻袋,空空荡荡的半截袖管悬在两侧,原本束紧至勾勒腰线的程度就能好好穿着的黑色系带也丧失了应有的作用,松松地耷拉到膝窝处堪堪盖住光溜溜的大腿——然后以努力不被察觉的小动作从地上的几团线中捡出一根缝纫针握在手中。

        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在这么小的时候就像只刺猬球一样对外界充满防备。

        莲巳敬人忽然觉得心脏有些抽痛,连带对这仿佛时空错乱的超自然现象的困惑和戒心也减了大半。

       “我是你……将来的同伴。”他仔细考量了一下措辞。

      “哦?”尚年幼的鬼龙红郎听完这话后勾了勾嘴角。虽是不置可否的模样,微笑仍让他稚嫩的脸颊明亮得像朵风中招摇的海棠。

        莲巳敬人望着男孩,脑海中却冒出古怪的念头:如果让现在的斋宫那家伙看到的话……

        就在他抚上下巴暗自思忖时,男孩却以迅捷的动作从他脚边蹿了过去,跑进走廊后还不忘回头扮个鬼脸:“把你同伴的位置留给别人吧,眼镜!”

        这下他开始感到有些生气了。

        莲巳敬人最后分开黑压压的人群,找到了角落里将脊背交给墙壁却毫无惧色的男孩。

        鬼龙红郎始终把脑袋撇向曾有粉色发顶出现的地方,在莲巳敬人凑近后眸子才一骨碌转回来拿正眼瞪他。

        弓道部部长的臂力大得惊人,他像拎肉兔子那样抓住鬼龙红郎的衣领将他拎到与自己视线平齐的高度,望男孩因自己指尖触到脖子的温润而发愣,也望男孩回过神后使劲扭着身子挥拳踢脚的不懈挣扎。

      “都散了吧。”学生会副会长驱离看热闹的学生们,将男孩一把捞了搂进怀里,死死抿着唇遮掩不安的毛茸茸的脑袋一瞬间安分多了,也被轻轻压在肩膀上。

        莲巳敬人就这么抱着鬼龙红郎一并走进无人的学生会室。

       “鬼龙红郎”这个名字现下着实带了几分违和——这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鬼龙红郎,而是他未曾参与的对方生命里前十五年中的某个节点。

        他拧开起了褶子的眉心,把纸袋递给正半坐在办公桌上摇晃着两条小腿的男孩,眼见虽不解却乖乖照办的后者开始脱去身上那件过于宽大的训练服换了从仁兔成鸣那儿借来的一年级生制服。

       这么大方地接受了粉蓝色水手服的鬼龙红郎倒是出乎意料。“……下次不要衣服都没穿好就乱跑。”最终莲巳敬人还是没忍住道。
         
        男孩子正要把上衣照脑门上套,闻言又皱着眉头钻出来看坐在办公椅上的莲巳敬人莫名烧红的侧脸,毫无防备地裎露出无暇的胸膛和洁白的颈项:“衣服没穿好?什么意思?”

        真是单纯到了糟糕的地步啊。

        莲巳敬人拉开抽屉,又在校服衣袋里翻找了一通,试图摸出一根可以吮很久的棍糖或者别的什么玩具车让男孩拿去打发还余裕的时光。但显然这种情况是学生会副会长始料未及的。

        最后他只好抬起眼睑向早已有些不耐烦的男孩投去一个歉疚的眼神,发现他又弯起月亮做的梨花瓣子般的嘴角。

        鬼龙红郎撑了桌沿一把滑下跪坐在莲巳敬人交叠的双腿上,然后捧起逐渐长成的青年的脸将俊秀的眉眼一一收来端详:“我真的会让你成为我的同伴?一个乖乖好学生眼镜娘娘腔?”

        莲巳敬人压下其他杂七杂八的心思,努力说服自己不去跟一个孩子置气。

      “……你还是安静的时候更可爱。”他失败了。

      “我还会摆弄那些女孩子才玩的针线活?”

      “嗯。”而且手艺比大多数女孩子都好。这点倒是确凿。

       “嘁。”男孩轻嗤一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殊不知却是向未来的自己开了炮。

        一阵不短的缄默过后,莲巳敬人以为他终于耗光了精力打起盹时,男孩又发问了:“……你一直都会在吗?……作为我的同伴?”

        这次的声音又细又小,贴着衬衣差点钻不进莲巳敬人的耳朵里。但他终是听到了这份孤独与自我怀疑。

      “嗯。……会一直在的。”温柔而笃定的声音说。

        整天拿针指着人的难搞小鬼一定交不到什么朋友吧。他无视了自己曾经因一时不高兴而打碎佛像的事实,伸出手安慰似的抚过男孩的背,感受到身下僵硬的颤抖。

        然后他收获了蹭在领带上湿乎乎的鼻涕和泪花,附赠一个带着奶味儿的吻软软地印在额头上。

————
FT
纠结很久是搞红月家族还是变小梗,小男孩的腿是世界的宝物——
日服这期kn追忆真是太毒了……还有英纺这对……这种不对等的利益关系简直了……突然又不是很想看红月追忆了……珍惜现在一家三口的HE,不希望吃一嘴过去红郎souma被利用的玻璃渣……但是还是抠到了糖,某个一不高兴就踢佛像的任性和尚啊23333
总之只好选择性失明,全靠爱发电,需要更多鸡血、粮食和小男孩´_>`

#JasonTodd##BruJay#【授权转载】这位太太简直是天使呜呜呜呜好温柔的!本来以为BruJay是热门结果沉迷进去才发现……我果然是冷cp体质——P站日文BruJaytag底下只有不到十个log,大半都是她的,心疼极了,但是BruJay明明那么酸爽,她的图也明明那么可爱的呜呜呜呜呜
因为数量限制只能选十张,大噶喜欢的话可以去P站支持XDDD!总之BruJay太好了😖桶宝是天使🌸还是想说,宝贝你真的超能哭的😂
P站:sabo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