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麻辣秃头

Let me into your heart,valentine.

勾引是个人
极地冷逆自耕农
筋肉强受爱好者
鬼龙红郎的脸和杰森陶德的灵魂
TOP!Bruce、Dick、Tim、Damian
敬all红
团&兵无差
墙头非常多,真的很多。

【BruJay】静夜

————
食用说明
*时间线超混乱
*欧欧西小言风味(误)
*蹬了个破三轮(可搭配Fifty Shades of Grey原声大碟配合食用x)

————
        在红头罩绑着小丑重返哥谭并又一次消失于爆炸产生的硝烟之中后,蝙蝠侠已经很久没有找过他的茬了。当然,Jason在这点上也出奇地以曾经的罗宾的默契与蝙蝠侠保持了一致——自那以后他常常抽出与Roy和Kori的外星旅行以外的空隙在他家乡的安全屋落脚,偶尔也会骑着那台二手摩托在Wayne大宅只剩老管家一人时前去以洗盘子作为报酬换得品尝享誉罗宾的甜饼干的机会,但绝不会让他俩撞见的事件有机可乘。

         Jason从一个已经丧失行动能力的混混的腰上抽出那把随身的灵刀,耳畔蓦地又响起Alfred的叹息:“Jason少爷……您可以不用特地选这样的时间来拜访。您知道您对老爷意味着什么……您知道他想念您。”

        “不,Alfred,他不会的,他们不会的。我不属于这儿。”不论旁人多么清楚最真实的境况,那些一次次交付爱与信任又被狠狠践踏在地的过往让他永远沉沦在无止境的自我怀疑里。

        是花花公子在镁光灯下的矜持?还是蝙蝠侠藏身于黑暗的忍耐?又或者更深一点,Bruce·Wayne永远还只是那个当初在小巷里目睹父母在劫匪的枪口前倒下却无能为力的孩子?不论是哪种情况,他都无法给予Jason他最想要的东西。

        男孩甩了甩被溅上血的枪管,想起自己比现任罗宾Damian·Wayne更小的时候。他曾在从挥着棍子前来催债的药头手下保护妈妈不被拳脚打到后咬着一截绷带为自己包扎创口的深夜幻想过蝙蝠侠从亮起蝙蝠灯的天幕中带着神奇小子徐徐降世的情景,又很快地在从还不省人事的妈妈怀中(也只有在不省人事的情况下她才乐于与自己怕冷的年幼的儿子分享一些体温)钻出来做早饭的清晨将类似“别傻了,犯罪巷可是个肮脏到蝙蝠侠都不愿意来当义警的地方。”的念头甩在脑后。

        不过谁知道呢,在妈妈也因嗑药过量而去世的那些流落街头的日子里,Jason真的在犯罪巷里遇到了蝙蝠侠。当然现在的男孩很难评价这场戏剧性的邂逅到底是一次救赎还是将他带向更黑暗的地狱的灾难。他自己也成了一个罗宾,与蝙蝠侠和老管家一同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日子。然后他死了,死在了举着撬棍哈哈大笑的小丑手上。

         Jason平静地回忆着尘埃飞扬的死亡,随之而来的是用手指抠开棺材盖儿的带了土腥味的复活。他觉得自己差点碎掉的那几根肋骨又痛了起来。好在从大种性那里学到的情绪管理让他很快又将怒火和仇恨压了下去。这些技巧让他在面对夜翼不经意提起一张没有他的全家福时也能按捺住隐痛说些俏皮话给双方都建级台阶下。

        仿佛只有在面对那个人时,他所有的强硬的伪装都会在刹那间倾颓,变成一堆无用的破烂,露出面具下丑陋的可怖的伤疤。

        藏在头罩下的脸自嘲地弯了弯唇角,然后一个晃神让最后一颗子弹从本该打到肩膀的地方向下偏移了几寸。Jason愣了一会儿,随即耸耸肩膀——跟这些被判死刑都不足为过的杀人犯们讲人权才是真正的可笑。

        男孩跨过地上那些东倒西歪失去知觉的身体继续朝附近的安全屋进发,发觉刚刚结束的巷战的最后战场已经转移到那条自己生活了十几年还在那儿撬掉了蝙蝠车轮胎的犯罪巷附近。

        然后他看到了拐角处的那道黑影,好像是恭候多时了在等他一样。

        Jason不确定那到底是谁,或者说那到底是什么——反正总不会是他的直觉里的那个答案。而他更不清楚这个来路不明的影子到底在那儿待了多久,甚至可能已经把他的失态全都看了去。于是他决定先发制人,用蝙蝠侠教予他的一切计算好弧度与力量,将那把空了膛的枪直直掷了过去。

        金属相互碰撞的声音清脆得让人身心愉悦得就要哼起歌来,然后Jason瞪大眼睛看着那把可怜的枪遭遇了和他在很久很久以前相同的命运——就像他挥出拳砸在男人的凯夫拉铠甲上一样软绵绵。随即那把枪也很快到了男人的手上,和对方像拎只流浪猫那样扯着男孩红色套头衫的衣领拎起他的结果毫无分别。

        现在Jason能感觉到自己的耳根子传来烫人的热度,只要有人看到便会发现他的脸红得像个被偷看了写满暗恋对象信息的日记本的青春期女学生,已经与外面那层头罩的颜色没什么两样。他羞赧地低吼了一声,同样生出一种缴械投降的冲动——与他当年手一松将撬棍落在地上然后跟着蝙蝠侠回了家的心志如出一辙。

        这到底是什么该死的普罗米修斯的轮回?Jason抬起手抚上心口,觉得那附近新长好的肉粉色的伤疤很快又要被揭开了。而一股子未名的悸动此时比疼痛更甚,突突跳动的鼓膜上很快就只剩下自己粗重沉浊的一抽一抽的吸气声。

        “Jason……”蝙蝠侠率先打破两人间令人窒息的沉默,希望能把局面引往好的方向。

        “哈!没错,我杀了人,这才是我真正想做的。所以你又要站在道德高地上对我进行审判吗?”男孩自己都被过激的反应吓了一跳,可他冷笑着,止不住那些伤人又令他事后后悔的话语一个个从嘴里往外蹦的趋势。那些恶棍能从他的手上捡回一条狗命的唯一原因是他不想给自己招惹来蝙蝠侠,而不意味着他认可了他的所谓原则。

        Bruce是在老管家的再三请求下才下定决心要来看看他的孩子。一直以来他就像只鸵鸟一样把那该死的漂亮脸蛋埋进过去逃避现实,对亟待修复的关系视而不见。

        “我……我很在乎他,却深深地伤害了他。我不确定他是否还愿意再见到我。”Bruce看着监控画面上男孩跨在摩托上绝尘而去的背影低语。只有在面对Alfred的时候他才能完全地表达真实想法,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儿子那样向自己慈爱的父亲忏悔。

        “我们都清楚这点,Bruce老爷,您爱他。”管家仍尽职尽责地把他的背直得笔挺,却换上了一种罕见的严厉腔调,“但是恕我直言,如果这种佯装好心的善意就是您选择不去面对的借口,那还不如一个直截了当的拥抱来得有效。”

         “不,这不是我来的目的。”他握着拳往前迈了一步想要靠近,只收获男孩像被踩了尾巴的猫那样受惊地抖了一下的结果。

        “哦?所以是你的哪一只小知更鸟又死掉了?希望我能再去一趟埃塞俄比亚?没问题啊,只要能把机票食宿什么的一起报销。”男孩的声音凝成一条细长的颤颤巍巍的线,即使在头罩之下也掩盖不住其间的虚弱。

        “Jason!”Bruce有些头疼,这位养子在某些方面确实也将自己身上一些不好的毛病一并继承了去——比如现在这种不断逃避不断拒绝的一意孤行,再加上用于伪装的暴躁和歇斯底里——真是有够让人喝一壶的。

        不知何时男孩已经一把扯下头罩把他扔在一旁,因愤怒和悲伤而泛着涔涔冷汗的苍白的面颊上布满泪痕。他目光灼灼地与威严的男人对视,仿佛有着再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人的绝地反击的勇气。

        他们本该一直对峙下去,然后肯定有个人因不堪忍受而拂袖离去。再不济也得打一架,总该是不欢而散的结局。

        而像刚刚那样,Bruce踏着坚定的步子走向自己然后伸出双臂将他们的胸膛紧紧贴在一起、蝙蝠侠巨大的属于黑夜的斗篷也笼了上来把两人裹成一体的情况?Jason从来没有考虑过它发生的可能性。

        可它确实成真了,是他复活后从无数个充斥着小丑那张狂笑的扭曲的脸的噩梦里惊醒后渴望过的东西。

        黑暗骑士的斗篷传来令人融化的暖意,上面熟悉的味道也让Jason想起那些年少时一起夜巡的夜晚——当他的只套了绿鳞小短裤的两条腿被哥谭的夜冻得瑟瑟发抖时,他便会钻进Bruce的斗篷底下,然后在罪犯出现时从里边跳出来给人一记出其不意的回旋踢。

        蝙蝠洞里被他选择性无视的死去的罗宾的衣冠冢闪烁着飘忽不定的光出现在像个局外人一般的男孩的脑海中,在他结束一声餮足的喟叹后又令他倏地清醒:“你……不,你们……你们纪念的只是那个死去的男孩罢了。他永远不会回来了。”

        Jason猛地挣扎起来,却被男人健壮的手臂箍得更紧。蝙蝠侠甚至分出一只宽厚的手掌以柔和却不容抗拒的力度托起男孩的下颌,并用指腹一一拭去上面的泪水。

        这可真是有些过分了,男孩想着。那双湖绿色的眼睛湿润清亮得像两块浸在水底的翡翠,望着Bruce杵在空气中的甚至还长出了短短胡茬的半张脸一眨不眨。

        男人的呼吸无意间刮擦过他的耳廓,像那位希腊国王悬在达摩克利斯天灵盖上的利剑般危险,同时令人神往和着迷。

        他在这一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那些不安的辗转难眠的夜晚他所希冀的除了拥抱之外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他好像又不那么明白,他只是想把他的手也覆上男人的脸罢了。

        于是他照着他的想法那样做了,然后他吻上他。

        Bruce·Wayne在被Jason柔软的唇瓣笨拙地拂过下巴后很明显地滞住了,男孩对自己的小把戏产生的效果很满意:拜托,那可是久经情场的哥谭王子!他的微笑像背上长着白色羽翼的小天使的一样甜而美,让人产生一种面前站着的不是一个青年而是一个尚未进入青春期的孩子的错觉。可他故意带着喘息朝男人咬耳朵的侧脸又实在像极那条伊甸园里吐着信子引诱人类种下罪恶的妖艳的毒蛇。

        “操我……Bruce……操我……”男孩几乎是在恳请。

        “……停下,Jason,你会酿成大错的。”

        男孩确实有着亡命徒的勇气,他甚至撒娇般地抬起大腿蹭了蹭男人的胯呢。











————
FT
期末前最后一篇(再不沉迷学习就死了x),最近考试周没有什么粮食吃简直要饿死了,于是重温了红头罩之下和阿卡姆骑士然后又打了一满管鸡血来自割腿肉()有几段真是我自己都要笑出声,对试图扮猪吃老虎结果假戏真做变成真猪的二桶只有一个忠告:没事不要瞎jb撩😂!不管怎么说brujay真是太好了,桶受辣到不行,我爱他们!

评论(4)

热度(65)

  1. Sameen一颗麻辣秃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