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麻辣秃头

Let me into your heart,valentine.

勾引是个人
极地冷逆自耕农
筋肉强受爱好者
鬼龙红郎的脸和杰森陶德的灵魂
TOP!Bruce、Dick、Tim、Damian
敬all红
团&兵无差
墙头非常多,真的很多。

【敬红】危险

存存❤❤❤爱您

木春。:

·为勾引太太产粮食!


·第一次写文笔渣


·标题和内容大概没有关系


·别人在肝一周年而我却在写日服活动🙃没有怎么好好看剧情所以大概会有不符可以当作au来看


·设定是两人已交往,除飒马外他人不知。


·说了一堆废话感谢所有将这些看完的天使






...无可救药。


莲巳敬人看着自己身上所穿的裙子,又望望不远处的鬼龙红郎,无奈地叹口气。


衣服完全没有问题,颜色、花纹、款式、舒适度,甚至是每一个针脚,都完美得无可挑剔。


[这可是斋宫那家伙的作品啊,可不会像我一样...~♪]


记忆中的人这样说,现在正在不远处为同组合的神崎飒马编发。


轻柔而娴熟的技巧在修长的手指上展现,垂眸专心致志做着眼前的事,没有注意到自己,抑或是,根本没有受到如音响、灯光等外界影响。


鬼龙红郎戳戳神崎飒马的脸颊意示已经好了,这样的情景令自己回想起喧哗祭。


[唯有这件事,我是不会让出的♪]




莲巳敬人很喜欢看自己恋人给飒马梳头,自己也无法得知这是不是自己的一个爱好。缘于一次留校完成学生会的公务,当莲巳敬人闭上最后一份资料后已是接近21时,往常的自己此时应该已经在寺院内准备入睡,眨眨酸痛的双眼起身准备整理后离开,披好外套刚迈出学生会室,无意间扭头入目的人吸引视线。


是鬼龙和神崎。


“终于好了吗?旦那?”


恋人正在帮熟睡的飒马梳头,手里攥着白色发带。“神崎等太久了不小心睡着了,头发有点散开,我准备重新帮他梳下。”发现对方一直盯着自己的手没有发言。


“没事,你们一直在等我?”


“嗯。”


相视无言后红郎又投入到眼前的“工作”中,莲巳敬人站在一旁微微俯身观看,只听得到三人均匀的呼吸和窗外鸟鸣,紧锁着的眉头不知何时缓缓舒展开来。


从那之后每次莲巳敬人看到此景都会驻足停留。大概是成为了自己的一种享受。




待飒马走后,鬼龙红郎拿起一旁的剧本,嘴唇轻启,大致是在做最后一次准备工作。刘海不识趣地垂了下来,挡住红发男子的视线,随手撩起却又慢慢地重新垂下来,皱皱眉对此决定置之不理。


忍不住快步走上前,取下别在头发上的发卡,轻轻为人戴上,顽固的刘海终于好好的待着没有动,在精神集中时一晃一晃地实在令人难受,虽然他不知道鬼龙红郎怎么想,但还是去做了。


“呜呼!莲巳你在吗原来?”明显地吓了一跳,感受到发梢传来的触感,虽然很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没有动弹,任莲巳敬人摆弄。


莲巳敬人将发卡夹好之后后退几步端详着。不错,精神多了。“怎么?台词还没有背熟。”


“算是吧…有些地方总感觉记得很模糊不敢确定,怕到时上台表演忘词那实在太危险了,你也知道我记性不好比较粗心。”鬼龙红郎摇摇头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剧本上,单手握拳抵在下巴上,本就拧着的眉反而更紧了。


仅仅是对自己的事粗心罢了。梅雨那时的他为了赶制服装在空手道部里缝纫衣服不胜困意睡去,为了别人尽心尽力对自己却有种不在乎的感觉。


“真是,担心过头了吧。”脑海里浮现出之前彩排时鬼龙单膝下跪说出台词,明明只是彩排,却认真的不像话。


没有任何顾虑地说出台词,用日日树的话来说就是[真是Amazing啊!恶龙扮演着王子对公主说出的话句句直入人心呢!♪]


手指附上没有被衣物遮挡住的锁骨,不知道是没有意料到还是谁在设计图上的的恶趣味,包得严严实实的对方竟在颈部露出小面积的皮肤。


“这才危险啊,王子殿下。”


















没了。





评论

热度(25)

  1. 一颗麻辣秃头木春。 转载了此文字
    存存❤❤❤爱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