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麻辣秃头

Let me into your heart,valentine.

勾引是个人
极地冷逆自耕农
筋肉强受爱好者
鬼龙红郎的脸和杰森陶德的灵魂
TOP!Bruce、Dick、Tim、Damian
敬all红
团&兵无差
墙头非常多,真的很多。

【红月家族】今天也是日常运作的一家人

由于微博太太们的repo可能有不全的地方,请大家一定要亲自品一品这期日服卡池剧情……红月家族is RIO🙏🙏🙏


Characters:莲巳敬人/鬼龙红郎(斜线前后有意义)+ 神崎飒马


Notes:敬红父母飒马儿子,应该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总之跟上一篇红月家族《见习奶爸的星期六》是同一世界观!


Summary:神崎飒马并不是那种会因父母吵架而为难的孩子。








        正趴在书桌前一笔一划练书法的神崎飒马被房门外传来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巨响吓了一跳。他急急忙忙放下笔,跑过去将脸侧贴着门,白袜子踩在地板上敲下一串叮叮咚咚的足音。


        “哈?”


        “你是不是太累了。”


        虽然母亲大人生气的时候也安安静静,但光是没再用他很喜欢的“旦那”来指代和他对话的人就能让后者缩脖子了。神崎飒马揩了揩鼻子,努力咬紧唇生怕自己的呼吸声钻进父亲大人的耳朵里——他可还记得上次在对方看围棋比赛的时候不小心让木刀撞到电视柜上而被多布置了二十道计算苹果梨的数学题的教训。


        “我出去买点三文鱼。”


        而母亲大人呢?他再生气也不会忘记每周五的例行寿司。


        “……”


        隔着门板神崎飒马也能模仿出父亲大人欲言又止的模样:喂,你也太惯他了。


        他与母亲大人都不知道被冷落的爸爸没有说的真实想法则是:居然会嫉妒小孩子……真是无可救药。


        玄关处传来拎起钥匙串时金属撞击的脆响,听到这儿男孩会想起那块全家去迪士尼在铸币机得到的黄铜米奇,接下来是防盗门被阖上、一声轻叹与随之而来的录像带在播放器里转动的电流声——神崎飒马原本还悬在空中晃悠的心此时此刻已经安安稳稳地放下来大半。他又踢踢踏踏地跑回去跳上椅子继续写作业。


        嗯嗯,差不多再临三排……


        “父亲大人,请不要揉阿多尼斯殿下的头了!”


        嘿!就是现在!


        男孩把毛笔搁在笔架上,抓起床头柜上的一罐话梅糖就往外冲。果不其然,莲巳敬人捧着录像机,半截身子陷在沙发里,对着电视上循环的色块不自觉就露出了傻乎乎的笑容。


        那台沉重的老电视至今仍然被刘在这儿的原因也正是这——拿着录像机的人似乎很高兴,镜头在屏幕上像个醉汉那样一晃一晃,先拍下了被按着脑袋而微微瞪大眼睛的阿多尼斯,然后画面一转对上了单膝跪地帮着整理孩子衬衫的鬼龙红郎和鼓着腮帮子两手插腰的神崎飒马——只有它才能让录像带里的东西放映出来。


        神崎飒马端着父亲大人爱吃的草莓大福从厨房走出来时总算没再错过对方捂着他眼睛不让人看的那段东西。


        事实上他觉得那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于是男孩也跟着视频上鬼龙红郎做的一样凑过去把软软的唇瓣摁在莲巳敬人的脸颊上,然后将自己最喜欢的话梅糖从罐子里掏出来塞进莲巳敬人的手心。


        “一副适合在窗边喝茶的嘴脸①……还真是个爱怀旧的老头子……居然还能找到这台录像机。”


        “……无可救药。”


        神崎飒马在莲巳敬人乐呵呵地伸手过来打算揉他脑袋都时候很迅捷地躲进了房间。相比眼镜带给人的文弱印象,男人表达喜悦和亲密时手劲大得出奇。男孩悄悄关好门,有些侥幸地呼了口气。


        等母亲大人回来以后他或许会和以前那样笑着用“你不炸厨房我就谢天谢地了”拒绝父亲大人“让我来帮忙”的提议,也或许他们会进入卧室,然后是几十分钟的安静。但不管怎样他都会吃上三文鱼寿司的。


        今晚问问母亲大人有关墙上那把弓的故事吧。




①是的没错这句话出自这期卡池,我爱敬红,我爱老夫老妻(。)
————
FreeTalk( 每次码字第一个写的就是FT我是不是没救了 ):
上学间隙中抽空肝岚姐排位已经要忙死了……但是日服最新的卡池真的太棒了!感恩群里证人太太的翻译,上世纪傻爸爸hsm真的好温柔好苏,不断成长越来越懂事体贴的souma宝贝也超好看,又美又攻!老夫老妻敬红is RIO,红月一家三口is RIO,更关键的是这期是日日日老师写的却特别特别甜(然后我看了贤者剧情……为孩子操心的老父亲hsm哈哈哈)……而且红月结成的坑还没有填完!我觉得我还能再奶一口我cp双五星对卡!我爱他们!
太久没写东西手生得不得了,又雷又短望海涵👋总之是一家三口分别用各自的方法扶持彼此互相理解的故事❤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