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麻辣秃头

Let me into your heart,valentine.

勾引是个人
极地冷逆自耕农
筋肉强受爱好者
鬼龙红郎的脸和杰森陶德的灵魂
TOP!Bruce、Dick、Tim、Damian
敬all红
团&兵无差
墙头非常多,真的很多。

【敬红】心上花02

————
食用说明
*现代AU小甜饼
*儿科医生敬x花店老板红,梗来自灯仙太太 @孵化园
*ooc&私设
*PWP,没什么逻辑,就是成年人谈个恋爱(说的像是你会写谈恋爱一样)
*主要配角有妹妹和虎子


    
————
        上次是惊鸿一瞥,细小的促狭的。莲巳敬人在盐水瓶、温度计、听诊器等杂七杂八的什物间流连了好些日子后,到了记忆中男人脸上的光影都融化成模糊一团的地步。鬼使神差地,他便生了些害怕被怨怼的情绪,害怕的对象到底是谁他也道不上名来。这几天太忙了。莲巳敬人尽力去想象一个合理的解释,同样不清楚想要向其解释的对象是谁。
        与其说是内心深处的心灵之声给出了解决方案,作为一个医科生莲巳敬人肯定会选择科学合理的潜意识。然而要他亲口承认这一点比相信玄学更困难。行动更能诚恳地吐露真实想法,莲巳敬人连续换了三天班,终于挪出一个周六的午后专门寻觅困扰他的音容。
       
        莲巳敬人轻巧地用指尖推开玻璃门,挂在房檐下的风铃就因着这动作叮叮当当响成一片,一块儿笑他。他四下望了望,摸摸鼻子,再次为刚刚在脑际里冒尖的念头自嘲。
        “有人在吗?”
        词句在落下的瞬间就和安安静静的一切汇聚成整片海洋。整间花房像只倒扣过来的水缸,阳光是流动的介质,碎的尘埃与土屑都悬于其中,人进来才受了惊扰搅动起来。五颜六色的花和新绿而嫩的枝叶全浸在洋洋的暖意和倦怠里,溶为一股带着湿漉漉的木头潮气的庞大洋流,隐隐透着松针和雪的香。
        比起良好的采光条件,居室内的装潢看起来是有些不符合地皮价钱的简朴的田园风格。不过主人显然花了心思,此外还有一双巧手——靠门一边的柜台后方挂着碎花的布艺装饰,原本刷得粉白的单调色块就斑斓地活过来。厅堂的右半部是一整面被掏掉的墙体,木板隔层上列满用手绘瓷盆装的多肉和小仙人球之类的迷你植物,三三两两间站着姿态各异的用黏土捏的彩色小陶人。

        事实上莲巳敬人对花粉过敏。开始还能忍,鼻子抽抽就算完,等到想要用肘部捂住口鼻的时候便赶不及。
        反正现在没人。莲巳敬人一边想一边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努力抿进唇瓣地减轻气息。然后一抹惹眼的红色就晃到眼底。
        他没打算以这样一个开场白做自我介绍的。
        “……抱歉。”莲巳敬人低下眉眼,假装整理衣袖那样扯了扯。随即又暗自感到庆幸:还好不是那个人。
        “我才是抱歉呢。”女孩子扬起嘴角,一块方糖便从人心底化开。“有什么我可以帮您的?”
        “不用,我随便看看。”莲巳敬人清了清嗓子,换回冷静与理智认真打量面前的人。
        少女套着格子纹的棉质连衣裙,支出半截白皙的小腿肚亭亭玉立。胸前是一大捧刚剪的花,齐整的根茎处带着新鲜的露水,切割时精妙的手法对他来说比花本身更有吸引力。
        莲巳敬人重新聚焦于红发的女孩子,望见她俯下身去继续侍弄那排架子上的花花草草时手制的裙子像水一样柔软地淌,摩擦着发出布料窸窸窣窣的声响。他便又留了心,对花店主人的评价就再上一个档次,好奇的成分更多,这才抬脚绕过正前方沿过道摆了一路的精心搭配过的花篮子往里走。

        屋子后部的空间比他想象的还要大。左边在水仙钵和插满郁金香的营养基的掩映之下有扇挂了“请勿入内”装饰牌的硬木门虚虚阖住,内里藏匿的几间居室就像染上一层透着花香的雾气那样朦胧。莲巳敬人掀起无纺布编成的八重樱门帘,种满金色向日葵的院落一角便闯入视野。
        汗滴从红发男人袒露的麦色手臂上滑落,他拿着喷壶立在花丛中,一米八的个头仍是碰不到那些太阳般巨大的花盘。水池边的栅栏孤零零站着,空无一物得有些相形见绌,莲巳敬人就又多点喧宾夺主的控制欲,下功夫去掐想要说教的心情。
        电话铃声不合时宜地在此苏醒,医生眼皮跳了跳,匆忙把手插到口袋里,看到男人拿出亮起的屏幕送到唇边,又硬生生截住刚想开启的话头。

        “嗯?是二姨吗?”
        “前不久找到了合适的地方,已经安顿得差不多了,哈哈。妹妹和我都挺好的,多谢关心了啊。”
        “铁快放假了吧?又吵着要来玩?没事,不会添麻烦的,平时我们也闲得很呢。”
        “还跟之前一样吧,到时候我们去接他♪”
        “没关系,那跟您再联系。”

        男人挂了电话后兴致显然涨得更高,唱起一首不知名的歌谣。声线拉得低沉冗长,温柔地让某些东西要一齐从泥土里和心房中钻出来。
        “这里种些牵牛和爬山虎会比较好。”莲巳敬人等他唱完才开始自己的评头论足,对男人来说则是另一种大喇喇的堂而皇之。
        “你这……都被听到了吗……”鬼龙红郎身形一凝,才意识到还有外人的存在,也不急于问来者何人。得到对方“唱得很好”这类毫不避讳的评价,腮边飞舞的两团云漆上更绮丽的红。被陌生人闯入地盘的不悦和被夸奖的羞赧兼而有之,鬼龙红郎放下喷壶拍掉手掌上的尘土,然后换了保持距离的笑容,客气地做个手势打发人离去:“需要买花的话请到前厅挑选。”

 

————
FT
最近粮食还挺多宗红千红什么的都好吃,结果好久没写文力down并且ooc的没眼看()憋了很久才产了这么多我先切腹谢罪()故事套路大概就是二年级某人死缠烂打狂追我家宝贝那样2333()总之是非常天然的傻乎乎红郎,他怎么这么可爱啊——敬红真是太好了,有多喜欢就有多雷逆……(并不是针对cp本身而是某些人的ry行为)冷圈的确是与天斗其乐无穷,可是冷逆不同啊!!!天人共斗这样()又要割腿肉又要忍住不去殴打ky的冲动——我要爬墙了()
画手泡文手一泡一个准,文手泡画手难于上青天……每天和虫子聚聚抱团取暖,太惨了23333希望能泡到愿意一起产出敬红的小伙伴……我有无数脑洞,想看啥也可以随便点的——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