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麻辣秃头

Let me into your heart,valentine.

勾引是个人
极地冷逆自耕农
筋肉强受爱好者
鬼龙红郎的脸和杰森陶德的灵魂
TOP!Bruce、Dick、Tim、Damian
敬all红
团&兵无差
墙头非常多,真的很多。

【敬红】My Salvation

————
食用说明
*ABO设定的PWP
*WHAT IF——龙王战未能成功举办后……
*狗血还OOC
*bgm:Salvation By Gabrielle Aplin




————
        鬼龙红郎几乎是同下课铃的响声一齐冲到隔壁班的,截莲巳敬人。

        宽大的身材撑在门框上隔开教室与走廊,他其实不很高兴,但在其他人通过的时候还是温驯地向旁边让出一条路来。

        莲巳敬人夹着一摞文件袋往学生会办公室走是意料之中的。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他还用以往的音调同人讲话:“鬼龙?现在该去社团训练的吧。”

        鬼龙红郎给自己和对方都留点面子,跟在莲巳敬人后面一语不发的,语气就只好显得更来者不善几分:“需要我提醒吗?你们学生会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处于绝对地位的统治者了。”

      “嗯,确实不大需要。”莲巳敬人头也不回径直朝里走,似乎不用眼睛都能确认鬼龙红郎一定会在进来后将门关好。

        哪里都是他刻下的印痕。

        鬼龙红郎承认自己的脑子确实不常用于思考。如果是其他关系没这么紧密的人倒也好对付,但面前这个人总能以各种策略对自己造成精神层面的绝对压制——并且将事态控制在不值得动武的程度。

        最后他觉着直截了当才最能先发制人。

        鬼龙红郎攒紧拳头,大步来到正站在柜子前整理资料的莲巳敬人身旁,皱起眉头唬人:“上次的龙王战已经被你们打断过了。”

        莲巳敬人当然对他的想法了然于心,手上的动作都用不着停:“B1本非正规梦幻祭,而所谓的龙王战更是有可能造成学生受伤、早该被取缔……”

        从理智出发,莲巳敬人现在有很多待办事项的优先级比跟鬼龙红郎坐下来谈谈心高出更多,即使感性上说他很想喝着茶条分缕析地陈述利弊——凭借一直以来的默契,莲巳敬人的这个暗示应该还算明显——这种公事公办的态度多半不会用于与鬼龙红郎的交往。

       “你说什么?”鬼龙红郎忽然用右拳砸向学生会副会长身后的金属柜门,连带周围一圈的空气都锐利无比咄咄逼人。

        有些不大对劲的是,今天的他似乎格外容易被点燃——鬼龙红郎原本以为经过多年进行精神统一的习武修行,他已经能更好地控制情绪,而刚才发生的一切导致好像有个声音就附着在他耳边:“你还是当年那个傻瓜。”这一来自自我贬低的错误意识下的定论让他更加困窘。

         莲巳敬人摸了摸风擦过的耳廓,以缄默无波的眼神对上那双满是愤怒的绿瞳,重复道:“我说,B1本非正规梦幻祭,而所谓的龙王战更是有可能造成学生受伤的……”

        有堵坚固的墙在顷刻之间瓦解掉了,某种不可控的力量在作祟。至此鬼龙红郎就只剩下这独一个的想法:很好,现在就将这张虚伪的小白脸给撕烂掉。

         他一把扯出莲巳敬人系在校服外套里的领带,将人压在身下一字一顿地道:“当初这东西可是你想出来的。”

        句尾里缀着无心的湿气,喷在莲巳敬人轻抿的两瓣唇上,激起一阵酥麻的痒意。

        对方毫不设防的迟钝天然和这痒意本身平分秋色。莲巳敬人皱起眉头,一方面由着人的单纯,另一方面也总算是察觉到点不一样的东西。

        换做平日,他可能早就被对方半推半就地要求放下手头的工作去休息了。

      “当初是。”莲巳敬人的心如明镜对另一方来说更像趁火打劫,每个字都仿佛是吹着气送进人耳根子里的:“而今时代已经更迭了。”话音落时还不经意地蹭到了鬼龙红郎的镀银耳环。

        鬼龙红郎的脸莫名从腮帮子涨起一层粉色的海潮,他向后退了退,本让人无路可逃的包围圈就露出点松动的迹象。

        他自己都对这不过脑子的夸张反应感到奇怪。

        弓道部部长的臂力比简单评判外表的目测所得要大的多,同时本人掌握了更多柔韧的技巧,二者的叠加使得一个翻身后被紧紧箍住的对象就成了鬼龙红郎。

        睡眠不足?还是身体不适?莲巳敬人甚至有种伸手去试探人体温的冲动。

        实话实说,他已经很久没见到这样的他了。

        这样一个还羽翼未丰,但已锋芒毕露,却仍然单纯得可怕的他。
               
        毫无距离感的目光交汇让鬼龙红郎甚至能明晰地一眼望见对方眼睛里那个清澈的自己。这是他为数不多在还算清醒的时候意识到莲巳敬人其实是个比外表看上去强势得多的男人。

        当初是为什么呢,转性一般,回过神来就已经追随在他的身后,无路可退又一往直前。

        是自信强大的智慧?是无条件的绝对信任?还是确实感受到了对方炽热的渴望,与自己重新被认可、被需要的价值?

        忘却过后只剩洁白。于是鬼龙红郎重拾那个沾满灰的、“凶神恶煞”的人物设定,以更凶狠的目光瞪回去,企图扳回一城。

        先找台阶下的那位委实才更成熟稳重。莲巳敬人本以为彼此都已经长到不再需要任何带着笃定的甜言蜜语的年纪——身心兼具的。

        最后他只微不可查地叹口气,假装漫不经心地表露殷切的情意:“……我只是不想让你受伤。”

        这一记直球打得真诚又突然,可惜鬼龙红郎一直以来都更习惯于处理伤害和责备,而非包容与爱——以某种残忍的长满刺的方式:“别逗了,你怕不是忘记了你的「红月」是怎么从血海里生出来的吧。”

        翻旧账不是什么话术中为人称道的手段。鬼龙红郎可以肯定他看到对方的眼睛有那么一小会儿失了光,这让他回忆起已经逝去的、被他不经意间伤害了无数次的母亲——而此刻他也同样不是真想用他的自我保护刺伤谁。

        少年在另一位的威压下很不适应地再次红了脸,终于抽抽鼻子吸口气打算憋出另一个话题:“……我不想又一次让铁失望。”就像从不愿辜负你的信任,让你对我失望一样。

        随即埋在后颈肌理下的腺体刹那间烧得滚烫,突突跳动着好像要喷出光来。

        他分化了,成为一个Omega。

        此时此地。

        然后鬼龙红郎膝盖一软,一头栽进会客用的沙发上。Omega发情时的本能将Alpha传来的气息一瞬间放大无数倍。莲巳敬人身上原本淡而隐秘的信息素绞成一股香气的洪流,直直捣进鬼龙红郎每一个大张着的毛孔。在雪松香和雨露的包裹下他直直坠进檀木燃烧暖意氤氲的群青色矮山环绕的梦境里。

        莲巳敬人是个虽出身寺庙守正笃实,但仍然拥有源自本能的强大力量的Alpha。

        他记得他在暑假时是怎么度过分化的——寺庙里的僧侣多半是稳定的Beta,在多年苦行的加持下即使是另外两性的少数也基本能平稳过渡。即便如此,莲巳敬人也在禅房里待了整整三天才出来。

        至于那些刚刚分化便被陌生Alpha强制标记而后遗弃的Omega们,莲巳敬人也是见过的——寺庙附近有很多类似的可怜人等着领受布施出去的斋饭。

        思绪在Omega的影响下拉扯到眼前,莲巳敬人努力克制住挣扎,避免精神被肉体征用:学生会室并未备有速效抑制剂之类的药品,事实上四个成员都已分化或确定成为Alpha。而如果要赶去保健室登记再取来,难保不会有图谋不轨的其他人趁虚而入……

        没有想象中子弹壳落地后从枪管口上升起的呛鼻黑灰色硝烟弥漫,也没有自以为的浓重血腥的铁锈味道,莲巳敬人往后退了退,像是在确认什么那般用力吸口气,最后带上狐疑的神色:信息素混着蒸腾的汗液四散开来,他在鬼龙红郎这儿嗅到了淡淡的女性芳香,是正处在哺乳期的那种。

         鬼龙红郎会分化成Omega是早有备案的,缺乏应对是他这个队长的失职。但这样诱人沉沦的气息却远远超出莲巳敬人的心理预期——简直是块流淌着奶与蜜的应许之地。

        更多则是因年岁积累下的复杂情感在一瞬间喷薄而出导致的心动,无论是绝无条件的信任,亦或是永不动摇的陪伴。

        闲下来的时候他也偶尔想过要换个更长久的方式和对方走下去,不单只是在高中,不单只是因为「红月」。

         但对方似乎从来都对自己的暗示毫无反应啊。

        鬼龙红郎从短暂的昏迷中悠悠转醒,荷尔蒙在体内横冲直撞个遍后当下五感只剩触觉和嗅觉格外灵敏,暴露在空气中的躯体被涂上一层病态的血色,红得骇人,独留一双眼睛亮成晶莹通透的两颗星。
  
        理智在第一次结合热的退潮后重新聚拢,来不及对先前因分化前的躁郁导致的冲动感到害臊,他只消简简单单地望他一眼,一切便都已明了。

         “标记我。”
          ↑上车


————
BGM真的好配敬红哦!推荐搭配食用!
看了一篇特别棒的NC17突然鸡血上头,撞上梅雨和日服箱活结果拖了几个星期还没肝完()本来是想写老夫老妻难得的吵架,展现我家攻的苏力,结果实在想象不出红郎那么温柔的人怎么会跟他“我离不开你”(没错红月舞台剧真是太棒惹爆哭)的旦那闹脾气()最后就莫名其妙变成了高中生笨蛋情侣的第一次()但事实上敬红那么苏呜呜呜垃圾文力写不出来()早上看到静静的贺文才发现居然是520……趁着这两天开夜车肝完,我爱敬红呜呜呜
“不管是520还是521,都要和你一起度过。”
顺便恭喜红郎成为一亿男人!太太们也辛苦了,太神乐一起加油叭!虽然排位打的累死了,但是敬红真好哇我爱敬红——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