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麻辣秃头

Let me into your heart,valentine.

勾引是个人
极地冷逆自耕农
筋肉强受爱好者
鬼龙红郎的脸和杰森陶德的灵魂
TOP!Bruce、Dick、Tim、Damian
敬all红
团&兵无差
墙头非常多,真的很多。

【敬红】Spirytus

给特工hsm准备的祭品!虐了你看你还敢不敢丢下热血红郎独自待在卡池里!黄书出!
敬红这对之前写的都是原作向,这篇是首次写其他的设定,也算一个挑战啦w身为一个考据党为此专门补了史密斯夫妇的电影,结果主角的人设全程脑补到团兵那边去了xxx电影的剧情还是给我了一点启发,不过,这次没有让两个人HE!宿醉的感受请教了一些老司机,如有不准请轻拍!
如果会画画就好了,好想搞敬红的史密斯夫夫[哭嚎]  
特工paro
BE·一方死亡






       
            
        莲巳敬人刚刚睁开眼,后脑勺传来的剧痛就让他疼得差点再次失去意识。头颅像一块沉重的生铁,对外界的反应迟钝而麻木,但他却清晰地感受到了太阳穴缓慢却规律的跳动。
        噗通。噗通。
        多次宿醉的经历让莲巳敬人没有试图回忆昨日的一切,他用胀痛酸软的双臂撑住床沿坐了起来。让他有点意外的是脑海里逐渐浮现出一个有一头看一眼就会让人印象深刻的红黑相间的头发的身影,但对于那人的脸莲巳敬人却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嗓子又干又涩,最轻微的鼻息都会让呼吸道像是吞食烙铁般一阵火辣的刺痛,总归不是什么让人愿意再次体验的美好感受。他决定起身倒点水。这个想法倒是让莲巳敬人霎时记起过去某些同样是宿醉一夜的清晨,那个如火焰般的男人会为他准备好醒酒汤和早餐。而不是现在这样手抖得连玻璃杯都拿不起来。莲巳敬人自嘲地扯动嘴角。
        噗通。噗通。
        莲巳敬人环顾偌大的房间,一团团脏乱的衣服被扔在地板上,装满废纸的垃圾桶快要溢出来,厚重的窗帘则把落地窗遮挡得严严实实,只留几丝纤微的光线钻过灰色布面上花纹之间的缝隙,让人勉强看清周围的景象。他皱起眉头,这实在不是自己的风格。
        昏暗室内的一角被微弱而冰冷的光芒照亮,桌上静静躺在一堆散乱的书本和资料中的手提电脑吸引了莲巳敬人的目光。他走上前去,听到了滋滋的电流声,发现电脑底部的温度已经有些高了。发着冷光的荧幕一闪一闪,“MISSION COMPLETE”的字样让莲巳敬人得以拼凑好记忆的一角:身为特工的他最近似乎完成了一个非常有价值的任务,耳畔嗡嗡的鸣响大概也是昨晚和同伴们在酒吧开庆功会时嘈杂的喧闹留下的记号。莲巳敬人放开鼠标,手背却蹭到了一个玻璃物件,皮肤表层传来的凉意让他这才注意到有一支盛满透明酒液的酒瓶伫立在电脑旁边。
        噗通。噗通。
        莲巳敬人拿起玻璃瓶,踏着和太阳穴节奏一致的步调来到落地窗前,哗啦一声揭开了窗帘,一瞬间整个屋子都被十点的阳光填满。灼热的太阳射出刺目的光线,他的视野内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充斥着白茫茫的一片。
        听觉比视觉更先感知到窗外的世界,在车水马龙的大街和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之间传来了嘈杂的声响。莲巳敬人把额头抵在沐浴着阳光的窗玻璃上,触碰人间的烟火气息。温热的触感让他稍稍感受到了还存活于世的真实。莲巳敬人看到了自己映在透明窗扉上苍白的脸颊,充满血丝的双眸下面有不浅的黑眼圈,甚至还在已经开始冒出胡茬的下巴上看到了女人留下的口红。他忍住呕吐的冲动用力拭掉他人的吻痕——莲巳敬人对于情爱这方面的事情还是很有原则的。他将目光重又聚集在手中的酒瓶,上面印有“Spirytus”的字样。
        噗通。噗通。
        还在突突跳动的太阳穴扯动着神经,莲巳敬人狠狠按揉眉心压下疼痛,逼迫大脑思考这样一瓶可以直接当酒精使用的96度烈酒是怎么出现在自己家里的。红黑头发的男人再次出现在脑海中,不同的是脸上的其他地方虽然还是模模糊糊,已经可以看到纤薄的唇瓣了。莲巳敬人看到他拿着同样的瓶子,仰头咽下瓶内的酒液,喉结上下滚动,与下巴和脖颈连成温柔的弧度。男人的声线虽然低沉,却像是耳语一般轻盈地吐词:“生命之水,我的最爱。别看它闻起来不是特别香,颜色也跟白开水一样没区别,你喝了就知道了。”莲巳敬人还想起当时男人扛着火箭筒站在滚滚硝烟中看着狼狈的自己,发出的笑声带有无奈和宠溺的情意。
        “生命之水……”莲巳敬人看着那瓶酒,用细小的气音重复了一遍。他想,那个男人和自己的关系一定很好,不然他不会三番两次地出现在自己的记忆之中。记忆再次断掉,莲巳敬人的头更疼了,他闭上眼睛,感受着血脉深处涌上的直觉。他知道他必须打开瓶盖喝上一口才能想起更多的事情。
        小口抿了抿,酒液温驯地流进口腔,并没有想象中刺鼻的气味。起初他还有点不信,看上去很安全的透明液体立刻在咽喉中爆炸。莲巳敬人只得不停吞咽着唾沫,他此刻清晰地感知到了食道的确切位置——那儿也开始燃烧起来。
        疼痛让莲巳敬人的头脑更加清醒,记忆深处的缺口逐渐被填补完整,与那个男人相处的画面在他的眼前一一闪过。他看到自己和男人互相借用对方的香烟点燃自己的——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说就是以暧昧的姿态间接接吻。他看到雨夜两人半裸的躯体交缠在轿车内,给彼此留下独有的印记。他还看到完成任务后男人在黑暗中有些低沉的脸色——对于每一个枪口下的死者男人都有着自己所没有的怜悯,不过目光交汇时男人还是会用眼神传递一切安好的讯息。对啦,头发如火的男人有一双绿色的眼睛,莲巳敬人脑海中一一闪现的记忆停留在最后一个画面,那是他们初次邂逅的场景。在那个酒吧后面的小巷里,他遇见了男人。鬼龙红郎首先以野狼才有的凶恶眼神凝视莲巳敬人,而大腿上汩汩冒血的弹孔又让他移动的速度越来越缓慢。和恶魔订下契约。那样一双美丽又危险的眸子给了莲巳敬人这样的第一印象。也许真的受到了恶魔的蛊惑,莫名的他就帮助那个男人躲过了追来的人。莫名的他就请求老板让男人成为自己的同伴。莫名的,他和男人相爱了。
        噗通。噗通。
        酒液抵达的终点是胃,莲巳敬人心房深处咯噔一下,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腹部传来针扎般的刺痛就让他身体一软跌坐在地——那是数千根针同时刺入胃壁的效果,随着身体与地板的撞击,手中的酒瓶也滑了出去。玻璃碎裂的声音成了莲巳敬人痉挛着蜷缩成一团的身影的背景。
        噗通。噗通。
        莲巳敬人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不知何时就会砰的一下爆开。这样一个奇怪的念头最终成为了让他将所有记忆串联起来的关键。炸弹爆裂的轰鸣和弹壳落地的清脆一齐在耳边响起,莲巳敬人的心脏骤然紧缩,随即越跳越快。
        噗通。噗通。
        最近的任务总是诡异地咦失败告终,在听说团队中出现了卧底后,所有人都过起了互相猜忌的生活。只有鬼龙红郎一如既往,照料两人的一切。自己也曾怀疑过他,而男人只是以“你不相信?”的反问来回应,总是垂下的发丝让人无法读懂他的神情。“他就是卧底!鬼龙红郎!”“那莲巳敬人不会也是吧?就是他把那个恶魔带来的啊!”莲巳敬人听到耳机里传来的通话,当时的惊愕至今都没有完全消失。“我不会连累你的。”男人光看自己的眼神就明白了一切。莲巳敬人只是望着头发如火的男人一言不发地举起双手走出去,下一秒就被和他发色一样的光焰吞没。
        噗通。噗通。
        额头上不断冒出的汗水一点点蒸发,在疼痛的头颅和胃部的啃噬下,莲巳敬人的嘴唇已经完全褪去了血色。他看着Spirytus透明的液体在阳光下沿着地板的木头纹路蜿蜒闪耀,视线逐渐模糊。“……生命之水。”莲巳敬人无意识地重复着,没有人听到那句话的前半部分是什么。










       
敬红和电影一样,也是对立阵营,红郎一开始也是为了自己的任务才接近hsm,但是随着两人的接触就灵魂伴侣了xxx红郎在旦那不知道的情况下做了很多不好的手脚,最后就被查出来了xxx不过红郎那么温柔的天使,怎么舍得让旦那暴露呢,于是就一个人站出去了xxx
总之就是这么个故事啦我知道很无脑就是想看他们在一起嘛……生命之水这个名字嘛,彼此都是对方生命里的水这样重要的地位呀w而且感觉红郎这种真男人很适合这样看起来无色无味的烈酒,并且确实是有这个酒的,有兴趣的旁友可以一试xxx

评论(2)

热度(17)